忽然 有一種泡泡被刺破的錯覺

失去了防護罩 看到了事情最原始的殘酷

好像事情並沒有改變

只有我阿Q的認為傷口早已癒合

原來沒有發生的不代表不會發生

到底我還是那個被保護著的

到底我還是沒有保護重要東西的能力

到底這幾年就像是個屁

到底依舊恐懼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ling 的頭像
yuling

Happy Together

yu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